相关文章

台州塑料产业观察录

  台州是中国塑料制品的源头产地和集散中心,有着“塑料制品王国”以及“模具之乡”美称。去年,该市塑料行业年销售额近500多亿元,原料消耗近500万吨,全部塑料制品及配件年产量400多万吨,总产量居浙江省首位,占中国市场1/10。台州生产的塑料日用品占中国市场60%份额,即中国每10个塑料日用品中有6个来自台州。除了占有中国塑料日用品半壁市场,台州也是全球塑料日用品加工基地之一。

  日前,《市场导报》记者走进该市路桥、温岭、黄岩等地一些重要塑料制品企业、市场及模具厂商,从中清晰看到了当前台州塑料产业的优势和缺失。

  观察一:危机中“一枝独秀”

  一年前,台州市经委轻工处处长潘志伟曾用一个“稳”字来形容金融危机下的台州塑料产业;一年后,从《2009年台州塑模行业发展报告》描述可知,台州塑料模具行业仍然实现9%以上增长,增速居该市五大主导行业之首。

  刚性需求奠定“稳”基石

  “内销市场快速增长,出口市场喜忧参半。”这是温岭市工业经济局分管塑料行业的副局长林新德对去年该市塑料产业的总体评价。

  “温岭塑料行业企业大多以生产日用塑料制品为主,而这些产品多以脸盆、衣架、杯子、垃圾桶等为主,产品价格定位比较低,导致产品的需求刚性较大,经济危机对其消费需求影响不大。”

  其实,温岭塑料行业结构和所反映出现象,是台州整个塑料产业一个缩影。台州塑料产业经过多年发展,已形成涵盖塑料原料、塑料模具、塑料制品、塑料机械等全流程的完善的产业体系,其塑料日用产品却约占中国市场60%的份额。

  宏观政策是“快”推手

  “看宏观政策环境的变化做生意。”这是台州富岭塑胶有限公司董事长江桂兰对企业发展一个定义。去年,当江桂兰看到英国对餐饮业出台一项新规定:营业超过晚上9点的餐馆和酒吧等场所不能使用玻璃杯。这让她看到了商机,马上开发了用PC材料做的杯子,摔不坏打不碎。正是这种杯子,仅英国就让富岭每个月多了20万的订单。

  浙江日康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是家以国内市场为主的婴儿塑料用品生产销售企业。公司总经理洪利民用“金融危机影响不明显”来形容去年企业的发展。“日康在全国同类企业的市场占有量来说,排在国内第四、第五左右。日康产品纯出口占10%、礼品占20%、国内市场占70%。”

  无独有偶,从浙江凯华模具有限公司出口比例调整也可看出,内需对企业发展思路的影响。2008年该企业的出口比例为95%,产品主要出口到欧洲、美洲、非洲、中东、东南亚等地,而2009年出口比即调整到了80%,而今年的出口比则控制在70%。该公司董事长梁正华说:“我们最终的目标是,60%出口,40%内销。”

  观察二:转型升级应有大作为

  几年前,台州制订了《台州市先进基地建设规划纲要》和《台州市塑料模具行业发展规划》,目的是将现有以日用塑料制品为主的台州塑料行业整体转型升级为以工业塑料制品为主。

  数据掩饰不了“低小散”

  说到台州的塑料产业,普通群众一定会说,我们这里什么塑料产品都有,义乌市场上卖的也都是台州货。

  业内人士更会报出一组颇为自豪的数据:台州拥有塑料制品生产企业11000家、模具制造企业2000多家。2009年塑料行业销售额500多亿元,原料消耗近500万吨,全部塑料制品及配件年产量400多万吨,总产量已跃居全省首位。其中一次性的注射器、输液器和日用塑料制品等市场占有率在全国第一。

  其实,在台州“只要有一台注塑机,就可以生产。”但是台州塑料行业上规模企业只占行业企业总数的5%左右。看到这样的数据,不得不让人心有余悸:台州塑料企业究竟能走多远?

  政府与企业认知间有错位

  “金融危机就是大浪淘沙,去年一年,温岭塑料企业就倒闭了30家左右。”林新德说,企业发展关键在于自身如何谋划和创新升级。

  那一边是政府积极地营造环境,企业那厢又是如何一个态度和举动呢?“反正订单还是有,市场也不错,新设备的投入成本太大了。”“市场上什么卖得好,我们就做什么,看见过(产品)就会生产了,长时间以来,大家不都是一样在做?”……当导报记者走进一些小企业时,企业主回答显得有些无奈,但也透露着对转型升级的无动于衷。

  从“制造”到“创造”路有多远

  在台州国际塑料城,我们不难看到,这里琳琅满目商品着实让人为之振奋。塑料城总经理助理王益平说:“市场背后拥有1000多家生产厂商,这也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塑料制品市场。”

  在各个经营门市里,导报记者发现,许多产品很难叫出自己品牌,同质化现象十分严重。在台州制造转向台州创造的今天,塑料制品行业是否也要走在前列,再为“台州创造”锦上添花呢?

  市下公司不仅在国内拥有自己的品牌,在全球82个国家和地区也注册了SeeSa(市下)商标,更难能可贵的是,从2003年开始,该公司每年提取的研发经费不少于销售额的3%。2009年,该企业实现销售额为2亿多元,科研经费投入之大可想而知。

  试想一下,如果台州的塑料行业企业都能如此重视自主品牌建设,加大对产品研发的投入,“台州创造”这张金名片就会更加熠熠生辉。其实,“制造”到“创造”的路并不远,关键在于企业是否迈出了脚步。

  观察三:新蜕变正在进行

  从金融危机中“一枝独秀”,回头审视,还有一个问题同样值得深思,那就是:台州塑料企业的生命力如何长久不衰。

  “奇迹”正受威胁

  台州塑料产业向来被认为是中国塑料工业发展史上不能不提及的一个奇迹,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塑料产业现状和发展方向。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台州虽然不是塑料原料的生产基地,但台州是原料的最终消耗地,台州塑料原料市场销售情况成为中国塑料原料的‘晴雨表’。”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会长廖正品这样评价台州的塑料产业。

  台州塑料行业大部分企业近年来一直没有实现质的飞跃,甚至已受到一定的威胁。“目前已有部分企业转向安徽、山东、江西等地,台州先发的投资优势被他们抢占,产业链转移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林新德说出自己的忧虑。

  企业创新转型须加快

  “大企业优于小企业,两极分化严重,淘汰势在必行,而放眼全国各地塑料产业崛起,转型升级必须快马加鞭。”在走访部分塑料制品企业时,很多企业负责人都表现出一丝担忧。

  以模具开发为例,去年台州塑模行业发展报告分析:台州模具产品水平和生产工艺水平要比国际先进水平低许多,而模具生产周期却要比国际先进水平高许多。因此,台州模具产业的转型升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2007年开始,我们就已经注重企业自身人才培养,不仅每周在企业内部轮流培训员工,更是定期送员工到国内大中院校甚至国外模具企业学习。”浙江凯华模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正华告诉道。

  走向高端防被“抛弃”

  “广东塑料产业转移至台州,自己却产业升级至高端,台州部分产业或转移至江西、安徽,或被他们的投资环境所吸引。”台州晴日电器厂总经理魏勇政向记者描述了当前塑料行业一个产业转移路线图。

  和魏勇政的话相似,黄岩星泰塑料模具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黄岩虽早在1986年就被机械工业部誉为“中国模具之乡”,但中国精密的模具都在广州、深圳等地,跟国外更是有很大的一段差距。

  当下,台州塑料行业形成的完整产业链,成为金融危机后台州承接广东塑料产业转移的基地,完整的产业链也成为目前安徽、山东、江西与之争夺企业投资的优势,如果台州的塑料行业企业再不走向高端,低成本优势又将被中西部地区取代,那台州便会深陷“夹击”的困境。

  台州的塑料制品行业正面临着一个新的蜕变。

  (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