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我的家在集装箱里 台州箱族生存现状揭秘

来自四川泸州的建筑工人王敏与他的同乡工友,就住在台州火车站旁的这些个“铁房子”里,一住就是半年。王敏的集装箱已算简陋,可相比起老刘的“家”,却有了优越性,老刘的箱子里连空调都没装。

 

安放在工地边缘的住人集装箱。

 

 

集装箱内的空间非常逼仄。

 

家,每个人都有,只是意义不同。

在很多人眼里,有父母妻儿,有一间温暖的住处,便算有了家。

也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从全国各地“漂”到台州,在这里安了家。迫于生计,他们不得不在城市边缘地带,选了一个不那么宽敞、不那么温暖的居室,当作他们的家。

集装箱,这个原本安置在卡车上,用来运送货物的工具,经过改装,添些家具,便可成住所。来自远方的人们,只为其租金低廉,或拖家带口,或三五成群纷纷入住于此。所以,有人将他们称作“箱族”。

他们想通过努力融入这个城市,然而每日劳作之后,为他们遮风挡雨的,始终是那一个简陋的集装箱。“箱族”与他们住的箱子,似乎有些亲近,也有些距离。

1

6元钱一天的住人集装箱里,住着三个四川小伙

一个一人半高的集装箱,十四五平方米,有门也有窗。门没有锁,里外都是插销,推门进去,是两张上下铺的铁架子床。房间内的地上铺了几块木板,高低不平,还粘着一块块形状不一的干泥巴。

来自四川泸州的建筑工人王敏与他的同乡工友,就住在台州火车站旁的这些个“铁房子”里,一住就是半年。

“集装箱都是建筑公司租下来,专门作工人们的宿舍用。”站在箱子边的空地上,王敏用手扫了一下。工地周围,七零八落的都是这种可以住人的集装箱。这些箱子搬运方便,吊车轰隆一响,不消半日,便能搬至别处。

“进来看看吧。”王敏进了门,侧身让了一条道。

集装箱内还算亮堂,前后都有窗户,除了床与两张桌子,空调算是室内唯一的现代化设备。“有点乱,随便坐吧。”王敏有些羞赧,一边说着,一边将地上一个空的“青岛啤酒”易拉罐踢到床底,拉出一张凳子,示意记者坐下。

“说句心里话,这里虽然看起来简陋了点,但是住在这里好处也不少。”王敏说,因为价格便宜,又离工作地方近,所以不少外地工人都会选择住集装箱,“一天只要6元钱,3个人分摊一下,一个月也就60元。”房间里通电,遇着冬夏,可以开空调,电费是工地里给付的。

“就是有些无聊。”王敏与其他两个工友,都是单身小伙。干完活空下来,两三人拼一辆电动车,骑20分钟去附近一个网吧上网。不然,就是坐在床上聊聊天,玩玩手机。“我觉得公司该给我们配一台电视机和一台电脑。”他觉得,自己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王敏今年20岁,4年前,他跟着同乡来到了台州打工。他能驾驶挖掘机,又肯吃苦,收入也尚可,每个月开销后,还会给家里寄点钱去,“我是家里的长子,还有一对弟弟妹妹要供养。”

2

“能有个住处,不错啦!”

老刘的住人集装箱倚靠着工地最西边的围墙,这里地势低,进出的路面也极不平整。

每日午饭后,老刘都会钻回集装箱里睡个午觉。箱子隔音效果差,工地里持续的机器轰鸣声时不时震动里面的人的耳膜,但老刘不在乎这些,躺下没多久,便能沉沉睡去,工友说,他的呼噜声甚至要盖过外面的声响。

老刘是安徽人,留着一把大胡子,54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许多,由于长期在工地里干体力活,他的两条手臂粗壮,像一对蟹钳。

王敏的集装箱已算简陋,可相比起老刘的“家”,却有了优越性,老刘的箱子里连空调都没装。他们两个属于不同的工地,而老刘的集装箱是工地免费提供的。

“幸好今年冬天不冷,被子上多盖几件衣服就成。”老刘憨笑着,在他看来,能有个住处,“老板已经待我们不薄了”。

老刘在工地里干了20多年,跑遍了全国各地,工地住房的变迁,他再清楚不过。

“20多年前,工人们白天干活,晚上只能睡帐篷。”他用手比划了一番,“见过蒙古包吧,我们搭的帐篷比蒙古包还要简单得多,就是一根竹竿撑起两片席,下雨漏,刮风冷;后来发展到水泥板墙、石棉瓦顶的小房子,比窝棚强不了多少,冬天怕冷,晚上只得用皮带把被子捆起一头儿;再后来,有板房住了,而住人集装箱,是近两年才有的。”

闲下来的时候,老刘常常会到隔壁的仓库管理员梁茶富的集装箱串门,比起他自己的箱子,这里简直就是天堂——空调24小时开着,还有一台小电视机和一台影碟机。老刘一边看电视一边被里头放的小品逗得合不拢嘴,他想着,什么时候能把这两台机器能搬到他的房间里去,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3

女人比男人有更“不方便”的地方

夜幕降临,工地里照明灯白晃晃的,盖过了远处高铁站发出的亮光。火车靠站停下,旅客们形色匆匆。

高秀荣把最后一碗笋干炒肉丝端上餐桌后,也盛了一碗饭,坐到丈夫王文宣的一旁。一起吃饭的还有七八个工友,都是年轻小伙子。王文宣和高秀荣住的是“夫妻房”,工地里仅此一对。

夫妻俩都是云南昆明人,丈夫小学文化,高秀荣大字不识一个。

不像丈夫还有力气干体力活,高秀荣身体虚弱,只能在工地上料理伙食。她在自家集装箱背后,用竹板和玻璃纤维板搭起一个棚,当作厨房和用餐的场所。她日管两餐,月末能领到工地给的2500元工资。

因为是女人,高秀荣也有不少男人们没有的“不方便”。“集装箱里没有厕所,所以我想要解手,要走十多分钟的路,去高铁站的公共厕所,而男人们只要找到一个角落,就可以解决。”高秀荣说,上厕所这事,花了她不少时间。

但是到了夜里,无论有多急,她也不敢一个人外出解手。工地虽挨着高铁站,但毕竟地处偏僻,深夜时常冷风呼号。要是真急了,她会推醒丈夫,要他陪着一起去厕所。王文宣也是个好脾气,妻子这一要求,他从来都是配合的。

王文宣也有着自己的烦心事,就是夫妻俩每月的收支,每回发工资时,他都会跟高秀荣念叨几句。

“工地里的规矩,工资发一半押一半,月底发到手,只有2800元左右。”他觉得,这点钱对不起自己的劳动付出,“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粗活,时不时还要爬到四五米高的打桩机上,多危险。”

收入不多,但夫妻俩的开销却不小。王文宣说,夫妻俩每人每天吃饭,就要100多元。

“我胃口大,还要干体力活,所以要吃肉,每一顿得吃掉二十几块钱。这样一日三餐,就要花六十几了。”王文宣坦言,一天抽烟、喝啤酒的钱,也是笔不小的数目,“做这工作的,不喝酒、不抽烟,哪里来的力气干活?”

尽管生活不易,夫妻俩还是有着值得欣慰的事,他们有个不错的儿子,24岁,大学毕业一年了,在老家昆明工作,也是在工地里搞建筑的。“但是他不住集装箱,住的是办公楼。”高秀荣特别强调了一句。

4

住人集装箱冬冷夏热,不宜长期居住

“这些集装箱,是我们为工人提供的临时住所。”在工地里,记者遇到了一位工程负责人李先生,他表示,集装箱作为工地临时使用的工人宿舍,在全国各地都非常普遍。

“员工宿舍马上要建好了。”李先生指着不远处一幢白色的小楼说,“以后工人们的住宿环境,就跟公寓一样。”

诚如李先生所言,建筑工地是住人集装箱的购买大户。记者了解到,在台州,也有不少人购买了住人集装箱,用它当起了车库、店铺,甚至将它改造成一幢小别墅。

早在7年前,椒江人何荣富就开始从事住人集装箱产销这行,“生意还不错,粗粗算一下,已经卖出了几千个。”

何荣富表示,改造住人集装箱其实很简单,只要在普通集装箱基础上,做一扇门和几扇窗,接上电线插座便可。普通住人集装箱的价格在1.2万元上下,商家还可根据顾客的需求,在集装箱里添加空调、地板、独立卫生间等设备。

“但集装箱毕竟比不上钢筋水泥房,住在里面,几乎就是冬冷夏热。”何荣富认为,尽管从经济角度来看,住人集装箱有诸多优势,但始终不适宜人长期居住。

网罗天下